太阳饼

等你买太阳饼再说吧!这是一切的开始 在我那一成不变的生活里发生的小插曲。 我和嘉嘉最初认识的地方是在桃园,当时我只不过是去那里作站牌的打工, 而她也和差不多只不过她是在发传单。 我无聊到快打瞌睡,因为站牌就真的只是站的拿牌子一整天。 就顺势跟她聊起天来了。 在那2天,我们聊了很多,因为我们同乡, 她以前也是住板桥的只是后来搬家所以我就跟她要了即时通。 本来被我加即时的人,通常不久后就忘记那个人了, 因为我实在不会跟人打交道。 不过她却是个例外,我们上缐时看到对方在缐上时都会嘘寒问暖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的印象很深平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我就会忘了哪个人的长相可是她却没有。 时间久了,我习惯了,也在不知不觉中会对她开玩笑, 说要追她。 她有男友了,这在我看她的无名时就知道了, 所以每次说要追她其实心里只是抱着玩笑的想法。 直到有一天,在缐上她跟我说她想跟她男友分手, 因为她受够了在她眼里她男友很幼稚又不会顾虑她的想法 她问我要怎么办。 我当时只是以旁观者去分析,只是要她自己想想是否还在乎她男友, 如果在乎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如果不在乎就直接分手 以后就只是以朋友来往。 事后的情形,我不知道。 我认为男女交往,外人还是别插手,由她们自己决定。 虽然我个人认为她们应该会分手。 **************** 新年到了, 我就跟她提议领红包后一块出去玩。 她一副要去不去的样子,我就硬是要她陪我去, 还开玩笑说要亏她问她要不要给亏押。 结果--她回我一句: 「等你买太阳饼再说吧!」老实说, 当下我有点小愣住了。 「如果我买到你会陪我上宾馆吗,敢不敢?」「等你买到一盒再说, 哈哈。 」「那我不就亏了。 」「做不到就算了。 」「我买。 」「你要去哪买?」「秘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买。 「等你买到再说。 」「说好啰。 」「那也要等你买到再说。 」「买到后打电话给你,怎样。 」「哈哈,我的太阳饼有着落了。 」「如果你说话不算话的话……」「我说话算话。 」「我就来硬的。 」「……你确认你会买?」「我会。 」「好,我等你的太阳饼。 」看样子,她不相信我买得到,不过这也难怪了。 毕竟太阳饼是台中特产,板桥很难买到。 「我看你怎么买。 」「我就买到给你看,一定要你陪我上宾馆。 」在不知不觉中,我认真起来了,一方面她肯定我绝对买不到, 让我起了个好胜心。 一方面,在我心里有想跟她上床的想法, 不过不太可能吧。 之后,我开始在网路上查看看板桥哪买得到, 不过得到的结果都是在满远的地方。 突然,我灵光一闪。 不久前,我坐自强号的时候,不是有推车有在卖太阳饼嘛。 或许火车站有在卖也说不一定。 想到后,我就马上骑车飚到火车站,看有没有卖。 本来是抱着没有卖的想法去试试看,结果发现真的有卖时, 心里稍微觉得有点无力。 本来想有要花很多时间才买得到,结果只花上不到半小时就买到了。 回到家,上了即时通后,她马上就来问了。 「你买到了?」她疑惑的问道。 「你说呢。 」「你没买到?」「很失望吗?」「因为我很想吃。 」听她这样讲,让我很无力。 「明天一起去动物园吧。 」「明天?」「我保证明天你会看到我手上有一盒太阳饼。 」「你买到了!!怎么买的?」「我这还是第一次帮人买吃的, 除了家人以外。 」「说阿。 」「像个疯子一样飚车到处去问。 」「真的要明天?」她又这样,真麻烦!直接说死好了。 「明天2点我会在车站等,你不来走着瞧。 」说完,我就直接下缐了。 **************** 下午2点, 在火车站我看到她了。 身穿长袖皮衣,黑色短裙。 皮衣上只有3、4颗扣子,有露出些肌肤, 在腹部也有并且裸露出她的肚脐下身的黑色短裙只到大腿, 裸露出她白皙的脚。 看得我心痒痒的,而且我发现她的胸部不小。 她一来,我就把昨天才买到的太阳饼给她, 她收下了。 之后我们就一块搭捷运前往动物园,在搭捷运时她感到很惊讶, 因为她从来没注意到火车站里也有捷运。 这也难怪,毕竟她搬家以后,这里就变很多, 她至少有1、2年没回来了。 到动物园的这段时间,我们都没有提到约定的事, 我没有提是因为如果自己马上提出来的话 大概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饥渴而且我也很不好意思。 而她的话,我不清楚。 到了动物园后,我们没有马上跑去看动物, 而是先去麦当劳吃午饭。 当时正好有推出个吊饰,我就顺势送给她, 她似乎很高兴。 我们依序看了各种动物,这没什么好说就省略掉, 唯一的遗憾是没看到真正的熊猫为什么说是真正的呢 是因为一路上就看到许多熊猫涂鸦、熊猫商品 连企鹅馆的精品店也卖熊猫看到很无言。 逛到5点,我们决定到士林吃晚饭,就坐捷运前往士林, 在途中我尝试碰触她的手试试看她有没有反抗 试到最后我的脸皮开始厚了 将自己的手直接放在他的手背上 她没有反抗。 慢慢的,我摸着她的头,将手在她的肩上, 她也没说什么 或许她喜欢我也不一定我开始这样想。 到了士林,我们挑间餐厅吃牛排,我的食量小, 结果剩下许多没吃她嫌我浪费就硬要我吃直接喂我, 这样我更加有信心她一定对我有好感。 吃完后,我跟他说我们的约定,本来想说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结果……「不行。 」「为什么?」「就是不行。 」「可以拉。 」我开始死缠烂打,我在想也许她是在害羞, 而且我也有点精虫上脑。 「就是不行,而且我有男友。 」咦!她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我问道。 「你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我不能分手押, 我跟他分手的话他要割腕自残押而且我也不是个随便的人。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自残,还有这样的唷,那我要说要自残的话你要怎样。 「而且,你长得又不帅……」她说着许多话来让我打消我的要求, 可是我心里却是一把火你只要说你有男友就够 还讲这些有的没的。 我被批评的有点不快,也懒得再说什么, 就这样冷着一张脸。 「生气啰?」「……没有。 」只是很郁卒而已。 之后我们就早早回去,我们回到车站。 她显得有点疲惫,可是她又告诉我她不想回家, 想住旅馆要我陪她。 我心里很SOS,干!你刚刚才讲成那样, 现在却又……「我会占你便宜唷?」我吓唬她 因为她刚告诉我说她有男友的所以我才觉得过夜不好。 「OK,我不怕。 」「我真的会占你便宜唷?」「……」结果, 我认输了。 **************** 到了宾馆, 我们就付了钱找了个房间住了。 她正在看着电视,这让我感到不爽,感觉她好像没把我当男生。 「我真的要占你便宜唷。 」「我才不怕。 」被她这么一说,我一气之下就抓住她的胸部又捏又揉的。 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照样看她的电视。 刚开始,我的手还在颤抖着,因为跟自己认识的人又加上她未成年以及她有男友的缘故。 随即以双手抚触她的双乳,就算有着衣物隔着, 我还是感觉得她胸部的柔软和逐渐逐渐发热的体温。 掀起她的衣服,解下胸罩,她十分温顺地配合我一步步地卸下她的防具。 现在,我仔细地欣赏着她雪白的双乳,第一次, 这么完全直接地欣赏。 然后,伸手爱抚它们,我双手的温热似乎另她有些难耐, 她的双手现在紧紧地抓住床单脸色也比刚刚更加红润了。 也不知爱抚了多久,吸吮亲吻了多久,我开始卸下她的小内裤。 她完全没有反对的样子,原本夹紧搓揉的双腿, 也配合地微微张开然后在我面前的,是她的私处, 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遮掩让我大饱眼福。 我伸手摸往她的腹部,温热同样地令她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可是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她在忍着。 于是,越加确定没有问题后,我深入了她美丽双腿间的私人花园。 「啊!」这次她终于没忍住,娇喘一声, 身体弓起双手抓住我握住她私处的左手 双腿夹紧!「恩……」感受阴茎一点一滴地插入女性阴道时所传来的体温和强烈的包缚感 我忍不住地呻吟出来因为这样的刺激实在是太痛快了。 「我没脸见人了……我没脸见……」她一边说, 一边把双手挡住她的脸。 我没有理会她的言语,既然已经到这种地步, 停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就干脆一点努力让两人愉快点。 看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进进出出,而且每次抽插都让她发出呻吟。 我这次真的忍不住了了,我开始狂插了, 不去理会她的想法脑子里只想着占有她的身体。 辟啪……辟啪地,是我小腹部撞击她雪白屁股的声音。 一想到她未成年又有男友,就让我感到无比的兴奋, 更加快抽插的速度。 她还是一样,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传到我耳边的都只是『恩…恩……』的喘息声。 那一晚我们做了三次,其中有两次是在她关灯要睡的时候我一直在挑逗她的胸部才做的。 最后一次我还拼命吸她的奶头,吸的她淫声不断。 不过第一次的时候,我是直接内射,结果事后她闹脾气一直说『她会怀孕、她会怀孕』, 弄得我心里头乱七八糟的。 之后我就半夜到处找药局买事后丸,她才平静下来(我真该反省, 当初不够细心押)。 到最后我们都睡着了。 隔天中午,我就送她到火车站了。 因为我妈在怀疑,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在外过夜(学校住宿不算), 虽然我妈知道也无所谓不过我会觉得很难堪。 不过在她离开我视缐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她到底是因为约定的关系才跟我上床, 还是她喜欢我才愿意。 直到看不到她人影,我还是不明白。 不过我又开始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不一定要当她男朋友, 做她的炮友也行。

上一篇:风月俏佳人 下一篇:失去的是味道还是心